超感官技术,你一身的财富


从前,有一位国王善心大发,命人将宫里所有的黄金打碎,然后昭告天下,凡是有修道之人来到这个国家,每个人都可以来皇宫拿一把黄金。消息一经传出,很快便被天下人得知,不久就传到了佛祖释迦牟尼的耳朵里。

佛祖十分高兴国王具有一颗乐善好施的心,但同时又惋惜国王只知形相上的金钱布施,而不知根本解决自性真如。

于是,佛祖化身为修道者,来到皇宫中化缘,当着国王的面,拿了一把黄金,转身便走,没走几步,又折了回去,将黄金放下,叹了口气,准备离开。国王将这一切看在眼中,他十分不解地问道:“这位高僧,为何又把黄金放下呢?”

佛祖听后,双手合十回答说:“我乃一个逍遥自在、不为物役的云水僧,所以从来不为金钱所累。倘若我拿了这把黄金,盖房子又不够,放在身上又觉得不安全,想一想,还是不要的好,所以又放了回去。”

国王认为此话很有道理,就问:“那你盖一栋房子,要多少黄金呢?”“三把足矣。”佛祖回答。国王心想,这位高僧远道而来,那就让他拿三把黄金吧。得到了国王的允许后,佛祖拿了三把黄金,然而他又像上次一样,刚刚转过身,就再次将黄金放回了原处,然后说:“还是还给你吧,我不要了。”

“为什么又不要了呢?”国王不解地问。

“我又想了一下,三把黄金可以盖一栋房子,但是房子盖好后只有我一个人住,万一我生病了,没有人照顾我,看护我,修行时遇到了困难,也没有人和我一起同修共参。这样的生活又有什么意思呢?既然要盖房子,就应该多盖几间,多找些人来住,这样的话三把黄金就不够了,所以还是不要了。”佛祖回答。

起初,国王认为佛祖有些贪心,转念一想后,又认为他没有只想着自己,还为其他人着想,实在难能可贵,于是问道:“那你需要多少黄金?”

佛祖伸出五根手指头,说:“五把就够了。”国王点点头,说:“好吧,成全你。”既然国王同意了,佛祖也毫不客气,伸手便拿了五把黄金。佛祖向国王道过谢后,转身离开。他走出去一段距离后,又转身回来,将黄金放在了原来的地方,对国王说:“我又想了想,还是不要了。”

国王听了,惊愕得站起来,问:“什么!五把黄金还不够吗?”

“是啊,虽然盖了大房子,但是住了那么多人,我们每天要吃饭,要穿衣,如果有人生病了,还要有医疗费用,五把黄金只能坐吃山空,怎么能够呢?”佛祖不紧不慢地回答。

“那你究竟要多少才满足?”国王强压着内心的怒火问道。“我想七把应该足够了吧。”佛祖回答。“那好吧,允许你拿七把,这一次不要再贪心了。”结果片刻后,佛祖又将七把黄金放了回去,摇着头说:“不要了,我还是不要了。”

这一次,国王再也无法控制内心的不满,气冲冲地站起来,指着佛说:“岂有此理!难道你是要我把所有的黄金都给你吗?”佛祖脸上毫无惧色,依旧用平和的语气说:“陛下,就算你把所有的黄金都给我,我也不会要了。”佛祖的话激怒了国王,“那你究竟要什么?”国王有些气急败坏地问道。

佛祖面带微笑,缓缓地说:“就算你把所有的黄金都给我,也无法解决我心里的衣食住行,无法养活我心里的僧侣呀!”国王听佛祖说心里也有衣食住行,也有僧侣,感到非常奇怪,不禁问道:“那你心里要吃什么?穿什么?住在什么地方?”

佛祖回答说:“身体穿上衣服,才显得庄严,心要由道德、慈悲的衣服来显庄严;身体靠吃饭食菜来维持,而心要以真理、佛法、禅悦为食;身体要住房子,心也要住房子,要住在永恒的真理里面,住在不生不死的地方。无颠倒,无痴妄,无系缚,无一切执染,自然近道。”

国王听了这一席话,幡然领悟,一个人拥有再多的财富,也不过是养了个早晚要埋进土中,化作肥料的皮囊而已,对自己的心是起不到任何作用的。人修身固然重要,更重要的是修心。看着国王若有所思的样子,佛祖认为自己已经达到了目的,于是变回原本的面目,微笑着离开了。

外在的财富可能会随着外界环境的改变而改变,可能因为各种意外而消失不见,但是内心的财富却是任何人都拿不走的。